贝加尔湖畔的国产大柠檬

欢迎关注吃土猫奴一个,渣文渣图会po手机摄影,aph大法。

鸣海不要啊:

最近要是有那种从来不看耽美不嗑cp的人问在哪里可以看文,千万不要告诉他们,这些人很大概率是为了找地方举报拿钱的。




其实举报小黄蚊拿不到什么钱,上头要是有这么多经费,早就去修路种树改善贫困地区了。再说为什么他定了12月1号而不是当天起效,还不是让像我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人物能有时间收拾收拾跑路,大人物们能用钱疏通一下上下关系。




所以我最讨厌又蠢又坏的人,蠢没什么,他还坏,就非常令人作呕了。



黑体加粗

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:

还请尽快转发,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,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,保护我方太太,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,尽量多扩散,让他们都知道,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,能保一个是一个,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,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,对吧

我的tag不够多,也不知道其他的,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,这样能扩散的更快

别去关注他,也别搭理他,放着他晾着他,微博能注册一个,就能注册无数个,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,疯狗谁都拦不住,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

忍住了憋住了,把手管好把嘴闭严,不要管他,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,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,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,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,多好的机会,谁能不想抓住呢〔笑〕〔狗头〕

道德是个好东西,但是他们没有,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,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

稳住,我们能赢

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,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,但是就算没有超过,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?

看着你一天天变胖

公猪猪一头,身体不大好。当初因为猫癣太厉害没人愿意养它。于是就被我抱回来啦,脾气是真的非常好,很馋,很蠢,屁股附近的花纹坐下的时候会变成心形。后脚又一个肉垫是心形,品种是美短超级白,至于为什么姐姐妹妹都是加白起司而他这么白我也不知道,右眼有一条眼线hhh看样子是个化妆新手,去年七月抱回来的时候三个月了,现在算起来应该是一岁多了,蛋蛋不久后就准备割掉了,感冒好了猫癣复发了(扶额)就真的很好吸,很粘人,抱它就一低头就要蹭我,猫癣严重的时候因为这个习惯蹭的我下巴也长了癣……胆子很小,比小时候还小了,出门就很害怕,什么都不会,拉屎吃饭比较老实,不怕打雷,很少生气,生气起来很搞笑…不知不觉都一岁多了,等妈妈新工作发工资了再补给你生日大餐吧❤️我的小居居呀

办个会员吗。会员有折扣,仅需一箱猫罐头,头牌带回家。

喜欢的可以联系我,活很好,身材很好,性格也很好。

这个小胖子。

“伊万,起床了。”
王耀做早餐的间隙走到卧室门口撇了一眼那只熊,房间里空调的温度开到十六度,他居然还把腿和肚子露出来睡得四仰八叉的连被子也不盖。
“……”
“伊万,你再赖床就没有早饭吃了。”王耀耐着性子把伊万拉起来,伊万终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之后半坐着搂着他的腰,左手放在了他的屁股上。
“伊万布拉金斯基!!"王耀忍不住把一个轻轻的巴掌拍在的伊万脸上,伊万不痛不痒的冲着他眨了眨眼睛然后亲了亲他的手心。
“小耀,你的太阳蛋糊了。”
“…操。”等王耀回到厨房的时候,两个蛋已经变得黑乎乎的并且散发着烧焦的气味了。
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好不容易不赖床了,洗漱完了抓着叉子坐在餐桌前期待着王耀做的早饭。
“小耀!我饿了!”这个饿喊得倒是大义凛然的,我做饭的时候不帮我的忙,叫他起床还赖床,等到了吃饭的时候就这么积极,王耀心想着就上火,哐啷一下把盘子放在伊万面前,伊万低头一看,嚯,两个焦蛋。
“小耀,我有两个煎蛋。”
“哦。”王耀坐在他旁边的位置上默默的切开了一片火腿。
“听说…烧焦的食物致癌。”
王耀又切开他重新煎过的太阳蛋,刀齿碰到蛋黄的薄膜,金黄色的蛋液缓慢的流到了蛋白上。
“张嘴。”
伊万抬起头可怜兮兮的望着他“啊?”
王耀叉起他盘子里的一块面包,在一小碟蜂蜜里沾了两圈,一下塞进了他的嘴里。微苦的蜂蜜包裹着温热松软的面包,啊…果然我还是不想吃焦掉的太阳蛋啊……那个太阳蛋简直是月食蛋…伊万咬了一大口面包含糊不清的说“小耀,我不想吃月食蛋…”
“想吃蜂蜜面包?”
伊万嚼着面包点点头。
“想都别想。”
王耀握着叉子的手方向一转,把蜂蜜面包塞进自己的嘴里。
伊万的脑子里不仅仅是蜂蜜面包了。
“伊万,你自己去…”
王耀刚想和伊万说让他自己去拿叉子,就看见伊万虎视眈眈的走到他面前,抬起他的下巴,王耀不可抗拒的和他对视上了。
“小耀,我要亲你了。”
什么啊,王耀心想,但是自己就吃他这一套啊,要做什么事情喜欢一本正经的和自己说,第一次的时候也是啊,明明自己已经表现的足够急不可耐了,偏偏伊万还是要在他耳朵边上认真的说:“我要进去了,会很痛。”
他其实怕看到伊万的眼睛,只要对视上一小会儿,他就会忍不住红了脸。
“唔…”
王耀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环住了伊万的腰,伊万即将要下一步动作的时候,王耀推开他把脑袋埋到了伊万怀里。
伊万低着头咬住他的耳朵,将他微热的耳廓含在嘴里,舌头又扫过软骨的每一处凹陷。
“快点吃饭…不许在餐厅里…嗯哼…”
他的耀太美好了。太美味了。
伊万突然想到了什么,搂着王耀让他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。
“小耀,虽然现在我很想和你做爱…但是,抱抱。”
他就是喜欢把所有事说的理所当然,突然要做的是他,突然变卦的也是他,但是他一定是回忆起某些让他愉快的画面了,因为王耀看见他微眯着双眼,灰尘在阳光下飞舞,他陷阱了伊万的怀里,也迷失在伊万的那双眼睛里。
“小耀…我会抱着你,一直一直抱着你,这辈子我都不会和你分开的。”
啊…是这句话。
王耀也笑了。
这句话是王耀在刚刚和伊万交往时,对伊万说过的。
因为那时他们虽然彼此喜欢,但感情还很平淡,他们两个都很慢热,总觉得要变得彼此爱得无可救药需要花上太多时间。
那时王耀说了:“如果真的需要花上一辈子的时间也无所谓。我愿意一直抱着你,伊万.布拉金斯基,就算你想离开我,我也不会松开。”
伊万也没想到,这段感情里,竟然是王耀主动说出了这样一句话。
那个午后很暖和,他就任由王耀搂着自己,他们晒着太阳,睡了个午觉。在睡梦中,王耀都没松开过他的手。